Thursday , 14 December 2017
Home » 2014 » October

每月歸檔: October 2014

來自外星的病攻擊

這一篇,說的是我在年初的一場古怪大病的過程,我已經儘量把一些恐怖的情節稀釋了,但有些情節還是有點驚悚,膽子小的朋友要慎入喔!             我一向身體還算健康,平時也自認為懂得不少養生之道,加上又長年上中醫課,所以對自己的身體其實是蠻有信心的。這些年來其實除了小小感冒之外,其實沒有生過什麼大病,大概有十年的時間,從來沒有去過醫院或是去看醫生。         在這裡順便提一下,人真的不要把「我從來不生病」掛在嘴上,就算是想一想也不行。記得當年我老爹曾經很自豪地說了一句:「我這輩子最得意的就是身上從沒有開過刀!」,然後在那以後不久就莫名其妙地被庸醫誤診,不只開刀還被開到感染,之後大小狀況不斷,大概前後動了十幾次刀,身上簡直像是打過無數仗的老兵一樣佈滿了各式的開刀痕跡。           今年年初,根本連開口也沒開口,只是偶而在心裡OS了一下:「這些年來還算健康呢!而且最自豪的是沒有住過院啦……」           不能說真的是這樣想的關係,但的確在那個想法之後沒多久,一月還沒過一半,那場宛若外星人攻打地球,而且還幾乎被攻佔下來的怪病就猛烈地襲擊而來,不用說防備了,連反應都完全來不及……           事情的一開始,連我自己也不太能夠置信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像指甲一樣大的傷口。           那個傷口是在什麼地方發生的,連我自己也不太記得,大概是在某個花園裡,右小腿內側,大概在中間的部位,被一個臺階隔著褲子刮傷了一個大約拇指甲大的傷口,只是外皮的小擦傷,根本一點也不出奇,我在晚上發現了這個小擦傷,很輕鬆地就塗了美製的消炎藥膏,貼上透氣膠帶,連OK繃都沒有用,因為按照以往的經驗,這種層級的傷口大概明天就收口了,連疤都不會留下。         事實上,第二天這個傷口果然結疤了,也沒有發炎,符合以往的經驗法則,大概再一兩天就完全看不到痕跡了。           但是大概過了兩三天吧?我仍然每天檢查那個小腿上的傷口,結的疤很乾燥,傷口週圍也沒有什麼異狀,所以也沒有特別留意它。倒是另一個現象讓我很在意,因為我的右腳踝不曉得為什麼,有些腫了起來。           比起那個傷疤來說,腳踝腫這件事更讓我覺得要多加留意,以我既有的中醫知識判斷,再和我的中醫老師商量了一下,我們判斷可能是腎氣有了問題才會腳踝腫起來,但是它雖然腫,卻並不痛,所以就從補充腎氣的角度來調養它。           直到這個時候,我還是覺得沒有什麼大問題的,因為那個刮傷的傷疤幾乎已經結痂完全了,似乎沒有問題,而右腳踝雖然腫起來,但是並不痛,所以我還是以調養腎氣的方向去治它。           但是沒多久,換右小腿近膝蓋處也腫了起來,摸摸皮膚也覺得彷彿有些紅腫。老婆聽我說了這事,有點擔心地說,會不會是蜂窩性組織炎啊?不要搞到截肢就糟了……           當時我聽她這樣說覺得很可笑,嘴裡講著「哪來的蜂窩性組織炎那麼嚴重啊……」,心想以自己學了中醫這麼久的經驗還把自己搞到截肢,豈不是個大笑話?剛好那天我帶人去找一位住在平鎮市的一百零二歲神醫郭婆婆,聊著聊著跟婆婆說起了我的腳,說雖然有些紅腫,但我老婆說擔心會搞到截肢,豈不是個大笑話?           但是當婆婆看了我的腳之後,她的反應卻讓我有點擔心了起來。           這位婆婆是位中醫奇人,活到了一百多歲仍然健步如飛,揮起拳腳可以輕易打倒身高超過一百八十公分的壯漢,對於中醫的領悟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從前不論我帶誰去給她看,她都談笑解決,輕鬆自在,但是這一次我隨口說了老婆的擔心,本來以為她會用宛若小鐵錘的拳頭敲我一記,笑罵說我擔心過頭什麼的……因為她總是用這種輕鬆的態度解決我帶去的那些被各種疾病困擾的人。           但是,婆婆卻對我說,你這腳是有大熱,以現代的詞彙來說就是已經很嚴重的發炎了,沒錯是不會嚴重到要截肢,但要用什麼什麼方法來解決,不可輕忽。           這些方法,我在這裡就不敘述了,因為以後來的結果來論,婆婆的中醫方法並沒有把我這次的外星怪病解決,否則也不會有後來的慘狀。但是這並不表示婆婆的診斷或治療無效,因為箇中有很複雜的一些因果,以及一些現代生活方式無法做到的細節。           倒是這位傳奇的百歲婆婆有著非常有趣的故事,日後有機會再說出來跟大家分享。           聽了婆婆的囑咐後,我開始對這次的右小腿紅腫慎重起來,除了依照婆婆的方式處理之外,也再次找了我的中醫老師,也去看了醫生,以中藥和西醫的方式雙向調養。           偏偏那幾天特別的忙,我得去做兩次演講,還要去當一個文學獎的評審,除了看醫生之外,我幾乎就是奔波在臺北市的幾個區來來去去,但是卻發現走路越來越辛苦,除了紅腫的右小腿會痛之外,還覺得體力越來越差。           只是短短的幾天時間,我從走路開始越來越慢,到要拿著雨傘當拐杖,最後還曾經在捷運站請工作人員用輪椅把我推到電扶梯那裡去,因為一個捷運站的距離對我來說已變成一個無法完成的遙遠目標。 ... 閱讀更多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