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 14 December 2017
Home » 2014 » December

每月歸檔: December 2014

召喚風雨的師父

2014年十二月十五日 星期一發表 今天和大家聊的,是「召喚風雨的師父」。 一直以來,我對於「呼風喚雨」這件事非常有興趣。雖然在現代人的認知中,早就知道天氣和風雨是由大自然的環境所決定的,基本上「好像和人類的行為無關」。在科學的領域中,目前人類能夠影響天氣的,大概就只有開著飛機在天空灑化學藥品的「人造雨」,而且目前也證明,這種「人造雨」的方式其實效率並不高,影響的雨水量也很少。 但是在歷史上,在傳說說裡,能夠影響風雨的奇人異士卻為數不少。有許多古代的傳說和祈求風雨有著很大的關連,從戰國時代西門豹破除迷信,把女巫推到江裡的故事,到諸葛亮借東風贏得赤壁之戰的傳說,這類能夠趨動風雨的奇人,在民間的傳說中,佔著許多很重要的地位。包括在各類演義中出現的奇人,像是能夠移山倒海的樊梨花,封神榜中可以用瓶子調動海水的神人,都屬於這類「天氣奇人」。 當然,這些都是傳說中的人物,像是最有名的「孔明借東風」,很多歷史學家除了懷疑這件事的真實與否外,也有很多人認為諸葛孔明只是事先預測了天氣,再耍些名嘴技巧,才造成了這個「借東風」的千古神奇形象。另外,樊梨花根本只是個小說中的人物,至於封神榜中那些只要有個瓶子,畫一道符就能調動各類天氣的奇人異士們,更都只是小說裡的虛構人物,一深究下去就會全部漏底…… 但是在大家的口耳相傳中,能夠召喚風雨的傳說卻是永遠不缺,有的故事更是發生在近代,離我們並不遙遠的時間點裡。我在上節目的時候,就曾經聽過一位曾經被稱為「鬼王」的藝人說過一個故事,說從前彭恰恰在拍戲的時候,就曾經遇見過能夠控制風雨的奇人,當時他們要趕拍一個重要的劇,但是天氣預報卻說會下大雨,而且會下很久,於是這位奇人就問了他們需要多少時間,就發動了「法術」,讓他們在特定時間內保持沒有雨的天氣,讓天氣陰暗卻不落雨地持續了幾個小時,等到拍完戲後,雨才像瀑布一樣地落了下來…… 我自己的一次經驗,是真正地體驗了小範圍天氣異常的狀況,這件事我曾經在「尹清楓怪遇記」裡提過。當時我和一個採訪隊跟著尹清楓將軍的遺體下高雄安葬。當時高雄已經發佈了颱風警報,各地都開始出現了風雨,唯獨尹將軍下葬的墓園完全沒有雨,那時候我聽到採訪大哥和位於高雄各地的人以對講機通話,周遭的地區都說下了好大的雨,只有尹將軍的墓園完全明朗無雨,等到順利下葬了之後,大家都還沒來得及回車上去,就開始下起了傾盆大雨…… 此後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對「召喚風雨」這件事一直有著濃厚的興趣,也三不五時聽到有人說看過能夠呼風喚雨的神奇故事,但是真的想要找到本人,卻也總是完全沒有任何跡象可尋。 大約在2001年左右吧,那時候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認識了一位日本的整脊國寶大師,芝崎老師。這位老師是學美國帕瑪氏整脊的,美國帕瑪氏是另一個有著很奇幻風格的整脊大師,他的神奇故事包括曾經用農場裡的雞練習整脊手法,把整個農場的幾千隻雞,還有農場裡的各類貓狗牛羊動物的脊椎都整得漂漂亮亮,身體健康……不過他的故事和今天的故事無關,下次有機會再說。 芝崎老師是帕瑪氏整脊界裡地位最高的高人,手法在日本已經到了國寶級的地位,但是他卻對臺灣情有獨鍾,長年都住在這裡。我跟他的學生做過幾次整脊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他,而因為我是作家的身份,他對我也很有興趣,於是常常一起聊個天南地北,芝崎老師的中文並不流利,但是英文卻不錯,所以我們可以聊一些很深入的事,因為語言沒有隔闔,這也是他喜歡找我聊天的原因。 有一次,我跟他聊到了古代傳說中的呼風喚雨故事,聊著聊著,我忍不住說著「我好想真的看看有人能夠呼風喚雨啊……」,本來我只是習慣性地隨口說說,沒有想到芝崎老師露出古怪的笑容。 「你想看嗎?我帶你去吧!」 的確,芝崎老師的確是認真的。他跟我說,他認識一位師父,是他很景仰的高人,而這位師父就有呼風喚雨的能力。 那是我第一次聽到Z師父的名頭,聽到芝崎老師這樣描述他之後,我立刻央求芝崎老師帶我去見識見識,芝崎老師很爽快地答應了,說再過兩天Z師父那裡會有聚會,他可以帶我去看看。 回到家之後,我立刻到網路上去查Z師父的相關資料,但是當時Z師父還不是太有名,所以可以查到的資料並不多,我跟芝崎老師的學生們說了這件事,他們說曾經聽過芝崎老師提過這位師父,知道他好像蠻厲害的,但是具實的情形如何卻也沒有人知道,只有一位學生聽芝崎老師說過,說這位師父有一個很特別又很令人好奇的特點,就是去見過他的人,回家後晚上就會做夢夢到他,而且他還會在夢中指點你一些事情什麼的…… 聚會的日子,就在芝崎老師答應帶我去的兩三天後,帶著期待的心情,我便和芝崎老師一起去那個聚會了,同時還帶了當時懷孕的老婆,打算去見識見識這位Z師父到底是什麼樣的高人。 聚會的地點,並不是什麼想像中的深山清幽之處,而是在市中心的一座大樓,芝崎老師領著我們走進大樓,上了七樓某個單位。 剛進去的時候,我其實是有點失望的,因為那場景跟我想像中的並不太相同。那是一個大概有四十坪的公寓。在剛進去的客廳裡擺了長長的兩排桌子,每排桌子大概可以坐上十幾個人。桌上有盤子和餐具,我們進去的時候,桌子前已經坐了不少人,大家低聲著說話,有的人則是站在旁邊三三兩兩地閒聊,不過整個空間很安靜,大家的聲音都很低。 芝崎老師進門後,熟門熟路地就跟其中一個人問「師父在哪裡?」,那人領著他進了旁邊一個房間,大概不到一分鐘,芝崎老師就帶著興奮又有點困惑的神情走出來,領著我和老婆坐在主位的旁邊。 「師父說,要你坐在他的身邊。」芝崎老師的表情又驚又喜,領著我們坐下之後,他就自己到遠遠的某個位子坐下。幾個本來坐在離主位較近的人,有男的也有女的,這時候也冷冷地又帶點好奇地不住打量我和老婆。 這時候,幾個人帶著鍋子走出來,在每個人的盤子裡放上兩支滷鴨翅,旁邊各放上一杯紅酒、一杯白酒。等到大家的盤子裡都有了食物後,所有人都靜了下來,然後剛剛芝崎老師進去的房間門打開,走出來的就是Z師父。 Z師父的外型並不是什麼驚人的長相,他是一位大概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個子不高,身材有點微胖,臉上的鬍子也沒刮乾淨,是那種在路上常常可以看到的平常阿伯。當他從房間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開始站起來鼓掌拍手,在如雷的掌聲中,Z師父走到主位,也就是我的旁邊,示意大家坐下,而在大家坐下的間隙中,他還很溫和親切地拍拍我的肩,跟我說了聲:「你好。」 那天晚上的聚會,嚴格來說我並沒有什麼很興奮的感覺。在會中,Z師父和大家很親切地話家常,大家也很自在地聊著天,Z師父在閒聊了說了一些修行、練氣的事,也說了幾個有點像是勵志的鄉野故事。在聚會中,我也找機會問了Z師父一些跟超自然、修行、鬼神有關的疑問,他也一一回答,但是說真的他回答的內容其實並沒有什麼新意,所以我對整個聚會也覺得好像沒有什麼很驚奇的感覺。而且心中一直在想,在這樣一個小公寓裡,怎麼可能看到所謂的「呼風喚雨」的情景呢?想想這個晚上大概看不到想看的場面了,所以就開始覺得有些意興闌珊起來。 聊著聊著,Z師父不曉得什麼時候卻開始嚴肅起來,開始指責聚會中的幾個人,說他們沒有照他的意思做事、做人,讓他覺得很失望。從他的口氣和稱呼裡,可以聽得出來有的被他指責的是做生意的,Z師父指責其中一個人不厚道,沒有照他的意思好好待人,被他這樣罵的是一個大概三十歲的男人,身邊的應該是他老婆,還挺著大大的肚子。另外一個被Z師父指責的,Z師父叫他「阿玉仔」,但那人其實已經大概有五十幾歲,長得很有威嚴,臉上的氣色很好,而且看起來很像是當大官的模樣,卻乖乖地聽著Z師父的指責,一句話也不敢回嘴。 最後,Z師父說這個晚上他可以幫兩個人發功,僅止於兩個。在我還搞不清楚「發功」是什麼意思的時候,Z師父已經開始幫剛剛那個三十多歲男子懷孕的太太「發功」了,他發功的方式是將手掌放在那位太太的背上,好像武俠小說裡的氣功那樣,而我身邊開始擁進越來越多的人圍觀Z師父的「發功」,有的人還輕聲說「好幸運哦,好幸運哦,可以讓師父發功」。而因為人越來越多,把我擠到一旁去,所以另一個被發功的人是誰,我也沒注意到。因為我到那時候還是覺得這位Z師父只是在唬攏,沒有什麼出奇之處。 不過,Z師父跟兩個人發完功之後,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樣,冒了滿頭大汗,得要人攙扶才能回到他的房間去,好像是花了好大的力氣。他這一進門,那天晚上就再也沒有出現了。大家這時候都站起來,討論剛剛他們看到的情景,我在人群中找到芝崎老師,問他Z師父發的是什麼功,但是芝崎老師也說不出來個所以然。有個太太這時候走過來,用有點不屑的口氣說,「你剛剛問師父的那些問題,我們從前都問過了,現在我們都不用問那些問題了」,那種說話的表情讓人覺得不太舒服,而那天晚上除了Z師父、芝崎老師和這位太太外,沒有任何人來和我們說話,整個就像是局外人一樣。所以Z師父進了房門後,我就找個理由和老婆離開了,而且心裡有很強烈的,受了騙上了當的感覺。 那天晚上回家後,我並沒有做和Z師父有關的夢,倒是當時懷孕的老婆說他夢見了Z師父,說他在夢中問了她一些關於小孩的事,而且還很親切地祝福了老婆和肚子裡的孩子。 真正比較驚訝的事,是發生在第二天。我依著前一個晚上的觀察,找到了聚會中幾個人的身份。那個三十來歲被Z師父指責的年輕人,是一家資產近百億投資公司的老闆,當時因為一些違法交割的事正在被調查,而那位被Z師父叫「阿玉仔」,長相很威嚴的人,是國防部大概到副部長級的高官,而裡面幾個人也都可能是資產規模相當大的企業家。所以那天晚上與會的人,應該都是社會上相當有頭有臉的人,但是他們卻都乖乖地坐在那裡,聽Z師父說故事,講道理,甚至還要被罵上一頓。 我在第二天就去了芝崎老師一位學生的工作室和他們討論Z師父那裡的事。那個工作室是一個位於臨沂街的老宿舍,大概有一百多坪,長滿了高大的老樹,裡面有間獨棟的小木房就是工作室。那個工作室是個做心靈課程的地方,裡面理所當然地有幾位靈感能力特別強的人。我和工作室裡的人聊到了Z師父的事,聊到芝崎老師說只要是見到Z師父的人回去都會夢到他,說著說著,有個不認識的女生突然說了句很奇怪的話:「他來聽你們說話了……」 正當我們都詫異地看她的時候,工作室旁,位於一棵大樹旁的老宿舍大門就「啪」的一聲,自動打開了。 那扇大門是那種一般大樓的主門,外頭是鑰匙孔,裡面只要按個按鈕就可以打開的門。聽到那扇門打開了,我們立刻跑出去看,但是門外門內卻沒有任何人。 當時我們的心情都覺得很興奮,又很好奇,於是把大門關起來。我腦袋裡突然靈光一閃,於是在站在門邊刻意地說了聲:「對啊,所以我再跟你說一些Z師父的事吧……」 我嘴巴裡剛剛說出「Z師父」這三個字,那扇門又在我們面前「啪」的一聲,又打開了。同樣的,在門前門後也是一個人影也沒有。 在大家面面相?的古怪表情裡,那位剛剛說「他來了」的女生幽幽地歎了口氣,搖搖頭。「如果你們說了他什麼事,他會知道的……」 在日後的一些歲月裡,我接觸過很多有修行,或是對道家、靈界等領域有所研究的人,發現這種情形其實很常發生,但是原因有很多種不同的狀況。有的人利用的是我們常聽到的「養小鬼」方式,畜養一些有靈力的個體來幫他們做一些人類無法做到的事,有的人則是可以利用修行的某種能力來做到這種遠距接觸的事。 有位對道家修行很有研究的朋友告訴我,說道家在過去有一些人曾經因為多年的修行產生了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能力,有的甚至被斥為是無稽之談。最有名的大概就是所謂的「元嬰」,說修行人修煉到了很高的層次時,腦門會打開,從裡面會出現一個小小的人,就叫做「元嬰」,但是這個「元嬰」能做什麼,或是它出現後人的舊軀殼還能不能運作等細節,一概都沒有提及。 另外,道家還有一種很玄的修練狀態叫做「陽神」,就是一種分身的現象,練到這種狀態的人可以隨時讓自己的分身出現在遠處,接觸到這個分身的人完全不會知道這個「陽神」是一種分身,因為它的外觀、觸感和人都一模一樣,唯一一個不同之處,就是這個「陽神」如果受了傷,流出來的血會是白色的。 但是這位朋友也說,所謂的「陽神」是一種傳說,真正有沒有人練成過,沒人知道,就他自己來說,一生接觸了無數的道家修練者,也聽過這些修練者功力更高的師父師祖們的故事,卻從來沒聽過有人真的練到「陽神」的狀態。 但是另一種層級較低的「陰神」倒是時有所聞。以現代的詞彙來說,練成「陰神」的人大概就是能夠產生影響他人各種感官神經的人,所以這樣的人可以讓他人「覺得」看到了什麼,聽到了什麼,甚至讓人覺得體驗過其實沒有發生過的事。 而要讓這種「影響他人感官」的狀態發生,有時候連修練都不用,只要靠催眠術、暗示、洗腦,甚至欺騙都可以做到。有很多很有名的詐騙事件,主使者用的其實就是這些手法。 「影響感官,讓人產生各種體驗」其實是許多玄奇事件的真正真相,包括很多靈異見鬼事件都屬於這個現象的範疇。而撇開這個「幻覺」的部份,仍然產生讓人無法解釋的現象,就是真正的 marvel 事件吧? 比方說,後來我真正體驗到的,Z師父的召喚風雨的場景,就是這一類的事。 大概距離我去Z師父的聚會幾個禮拜後,我有點淡忘了這件事,那以後我一直找不到芝崎老師,也不曉得他在忙什麼。而且因為沒有看到召喚風雨的場景,就算在臨沂街的工作室發生了大門自動打開的古怪事件,我還是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反正我見過的呼攏人士多如牛毛,也不缺這一個。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了芝崎老師的電話,他告訴我說,那天晚上Z師父會在他的道場有個聚會,而且我被邀請了,問我要不要去。 我跟芝崎老師說,我只想看召喚風雨的場面,如果只是聊天,我就不想去了。芝崎老師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要我晚上準備好到他的店裡去,總之去就是了。 那天聚會的時候,Z師父那邊的人給了我一大包資料,有書面資料也有光碟,所以我知道Z師父在北部某個山區有道場,而且據說是他「逆轉天地之勢」,把一個惡地轉為福地的所在。我和芝崎老師相處的時間算久了,知道他是個不擅誇大的人,這次會這樣邀我,大概就會去那個道場。而且因為可能會看到召喚風雨的場面,所以那天我還研究了當天的天氣,每個氣象臺都說那天是個晴朗的日子,北部下雨的機會很低,整天也都是陽光普照的天氣。所以如果是以天氣預測來塑造呼風喚雨的場面,在那天是不容易的。 到了晚上,我去了芝崎老師的整脊店,在那裡和他坐上了一部黑色的大房車,上了車之後,車上還有幾個也是要去道場的人,一行人就上高速公路,往道場所在的那個山區一路過去。 我們到的時候,大概有八成人都已經到了,那是在道場裡的一個空地上,去的路上也看到了在宣傳文件上提及的,那一塊「逆轉天地」的大石頭,還有石頭下的玄學彫刻花紋。 聚會的場地像是西式餐會一樣,擺了五排長長的宴會桌,我粗略算了一下,整個場子大概有近百個人,比上次多很多,但是因為是在夜晚的戶外,光線又不是很亮,所以遠遠的人就看不清楚臉了。 帶位的人把我和芝崎老師帶到某個位置坐下,桌上是清一色的精緻餐具,看起來好像是要吃西式餐點。我和芝崎老師坐下,打量了一下對面的人,很驚訝地看到幾個熟面孔,有常上電視的政府高層,也有知名的媒體人,但是大家都很肅穆地坐好,沒有人聊天。 而我也很仔細地觀察了整個環境,天空很清朗,沒有什麼雲,連星星都很清楚。那天晚上沒有月亮,確切日期我不記得了,但在滿天星斗裡就是看不到月亮。我們到的時候大概是七點四十幾分,以吃飯來說算是晚了。 過了一會,Z師父就出現了,這個晚上他穿了白色的衣服,因為距離有點遠,所以看不清他的樣子。但是他一開口卻讓人很驚奇地,聲音很清楚,應該是那個位置能夠讓音波集中,只要懂風水的人,應該能夠做到這樣的設置。 一旁的工作人員開始上菜了,那天吃的是一種像是義大利食物的飯,上菜的時候,Z師父以平穩的聲調說著話,他好像說了個寓言故事,說的是有個大戶人家擁有一艘船,等到家裡破敗了之後,子孫靠著收集船上的釘子賣掉,還能收集足夠的資產東山再起,那一類的隱諭故事。 但是說完故事後,Z師父說的話讓我興奮到有點坐不住。因為他說,「今晚九點,我會召雨過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看看錶已經是八點半了,天空仍是一片清朗,怎麼看都沒有下雨的樣子。但是看看身邊的人,卻是每個人都是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完全沒有人懷疑他說的這件事。 「今晚九點,我會召雨過來!」 這時候,大家都已經大致上吃完了。Z師父和大家聊了一些最近的新聞或是大事,到了八點五十幾分的時候,他開始不說話了,只是坐在那裡。而這時候,天空開始有點晦暗起來,不曉得什麼時候,天上清朗的星光已經消失了,大概在幾分鐘前,我還抬頭看了看天空,是完全沒有雲,星光燦爛的樣子,但是就在這短短幾分鐘,天空就一下了暗淡了下來,空氣中也開始出現水氣的味道。 ... 閱讀更多 »

奇異的吃人者

吃人的讀書人         林千之,字能一,號雲根,平陽(今屬浙江)人。          理宗開慶元年(1259年)進士,歷官南康、江陰教授,連江丞,通判嘉興。入京擔任樞密院編修,出京知信州。         任欽州知州期間得末疾,醫生告訴他吃小孩的肉可以強筋健骨。林千之派人於在本州境內捕童男女,殺死製成肉乾,名為「地雞」。嘉定十年(1217年),為當地土司告發,被免官流海南島。秩滿歸里。有《雲根癡菴集》,已佚。 吃人的大官 麻叔謀吃人事件         隋煬帝下詔開汴渠,麻叔謀被任命為開河督都護。麻叔謀到達甯陵後患病,臥床不起,求醫診治,醫生說必須用肥嫩的羊肉蒸熟後加 入藥物,一起服食。麻叔謀讓人找來幾支羊羔,同杏酪、五味子一同蒸食,名為「含酥臠」。鄉村百姓前來獻羊羔約有幾千人,麻叔謀收下羊 羔,給了他們優厚的報酬。 寧陵縣下馬村有個叫陶榔兒的,富有錢財但為人兇暴,陶榔兒家的祖墳靠近河道,害怕挖河時被發掘,就偷了人家一個三四歲的男孩 ,覺得殺死後砍掉頭和腳,蒸熟裝入食盒獻給麻叔謀。麻叔謀吃著這肉,香美異常,覺得和羊羔肉味道不同,十分滿意,就下令讓河道在經過 陶家墳地時繞了個彎。 陶榔兒兄弟感謝麻叔謀的恩德,繼續偷盜小兒蒸熟獻給麻叔謀來討賞。其他百姓得知陶氏兄弟的行為,也效法他們,偷盜鄉間小兒換取賞賜。當時,附村莊接連丟失小兒達數百名,到處可以聽見失去孩子的母親的哭聲。於是,當地凡是有小孩的人家,都特製一個大木櫃,用鐵皮裹縫,夜裡就把小孩藏在櫃中,用大鎖鎖牢,而且全家人點著蠟燭值班看守。到天亮打開櫃子,若小孩還在,全家老幼都一一慶賀。 即使如此,丟失小兒的事件仍然不斷發生。事發後麻叔謀被人告發,朝野震驚,隋煬帝派大將來護兒把他逮捕,以「食人之子、受人之金、遣賊盜寶、擅易河道」等罪名將其腰斬,陶榔兒兄弟也同時正法。 麻叔謀吃人的事不少書籍都有記載,明末阮大鋮的傳奇《牟尼合》中也寫了這樣的情節。 其實,醫生給麻叔謀開的藥方並不是人肉 ,麻叔謀因宵小諂佞之的蒙蔽而改食人肉,一吃上口就不可收 ,因而以吃人的惡跡名留史冊。 吃人的皇帝小舅子         宋朝有個名叫王繼勳的武將,是彰德軍節度使王饒的兒子,宋太祖太太王皇后的胞弟。據《宋史‧王繼勳傳》記載,這位國舅爺性情殘暴,是個貪財漁色之人。專門以臠割奴婢為樂。有一天,王繼勳府中圍牆因大雨坍塌,大量奴婢逃出牢籠,跑到宋太祖面前告御狀,把王繼勳駭人聽聞的罪行全都捅了出來。         據說,宋太祖“大駭”之下,對王繼勳判決得挺狠:「削奪官爵,勒歸私邸。仍令甲士守之。俄又配流登州。」但最終處理起來卻是雷聲大,雨點小,這邊,還沒等自己的小舅子王繼勳上路前往流放地,那邊,趙匡胤早已改授其職為右監門率府副率。         由於有恃無恐,開寶三年,王繼勳被任命為西京洛陽的行政長官,到任之後,變本加厲地發洩著自己殘暴的本性,開始吃人。「強市民家子女備給使,小不如意,即殺食之,而棺其骨棄野外。」以致人販子和棺材鋪商人日夜出入王繼勳府中,門庭若市。有了上一次告御狀的教訓,洛陽百姓對上訴不再抱持希望,學會了聽天由命,任其宰割。         據統計,直到太宗在位王繼勳被處死時,僅在開寶六年到太平興國二年這短短的5年時間裡,王繼勳前後親手殺掉和吃掉的奴婢就多達100多人。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食人惡魔,如果不是趙匡胤有意庇護,想必絕對不會吃人吃得這麼不亦樂乎,逍遙自在。   我的臉書專頁,可以在上頭得知發文訊息及各類奇異小故事 漂流飄板的蘇大師  我的社團,社團成員可以即時收到關於我的文章,各類訊息 穿梭時空的蘇逸平 ... 閱讀更多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