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 22 August 2017
Home » 2016 » May

每月歸檔: May 2016

觀落陰

催眠術與觀落陰 之 觀落陰         這篇文會叫做「催眠術與觀落陰」,主要是要講觀落陰的事,之所以談到催眠,是因為我曾經誤以為觀落陰和催眠是同一回事,所以才把它也帶出來。         現在,我們就開始把這件往事敘述一下,講完這個故事吧!         當我在催眠的領域裡逐漸有了一些經驗,也成功地跟一些願意嚐試的朋友體驗過後,我對於催眠這個領域有了較多的瞭解。         而在我還沒有涉獵催眠之前,也曾經和人家去做過觀落陰的儀式。那是在中部一個小小的,專門幫人安排做觀落陰的善堂,沒幾坪大的加蓋樓頂擠滿了信眾,大家都想在那個儀式裡體會觀落陰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催眠敏感度高的人,那一次那麼多人嚐試觀落陰,真正進去的卻只有我一個。過程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總之就是眼睛綁上紅布,紅布裡包上符,有人在旁唸經引導,然後暗示你是不是看到什麼光,有沒有什麼神明,然後又帶你去澆花種樹添柴火什麼的,反正就是一般你聽得到的,很制式的一次觀落陰體驗。         後來開始接觸催眠後,我回想了那次的觀落陰經驗,把它和催眠的一些場景、機制印證了之後,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觀落陰就是一種催眠」。         那一陣子,的確也有催眠師開班提供帶人遊地府、觀落陰什麼的,所以我和一些催眠界的朋友就很自然而然地認定,「觀落陰就是催眠」,而且也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說過這件事。         基本上,沒有人反駁這個理論,也從來沒有遇見過觀落陰領域的師父們出來抗議什麼的。所以我就更肯定了這個想法,而且認定它就是一個真相,沒有什麼疑問。         直到有一次,我和一位對靈界極有研究的作家朋友聊了這件事,也說了我的看法,對於靈界的理解大概已經獨步臺灣的他想了一下,搖搖頭。         「不對哦!觀落陰和催眠並不一樣。在我的經驗裡,真正的觀落陰是一種遠遠超過催眠的儀式,不可以只用催眠就輕易地帶過。」         這位朋友是位很有個性的人,和他多辯下去,可能會被他秒殺KO,而且在靈學這個領域來說,他更是個識見經驗遠遠超過我的高人,於是我也沒有和他繼續爭辯下去,但是我卻請他安排,讓我真正體驗一下「真正的觀落陰」。         很幸運的是,朋友很爽快地答應了,也的確安排了我到很正統的觀落陰儀式的場地。         在這裡要跟大家先說明的是,這篇文章主要是敘述我自己印證一些理論的過程,但朋友和我都不贊成大家因為好奇就想要去觀落陰,所以這一次,請不要問我要去什麼地方觀落陰,我不方便告知地點,但是相信知道了這個地點的部份資訊,有些高人朋友還是會知道在哪裡。         但是,我並不方便告知大家要去什麼地方觀落陰,這一點還要請大家多包涵。         這位作家朋友安排我去的,是知名觀靈大師呂金虎系統的場所,但是我去的時候呂大師已經過世了,所以幫我進行這個儀式的並不是他老人家,而我也從來無緣見過他。幫我進行觀落陰儀式的,是他的傳人,但我並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作家朋友並沒有帶我去,而是讓我以路人的身分前去,他認為這樣可以讓我更客觀地觀察整個過程。         於是,在一個下午,我果然就去了這個觀落陰的場所。         這個場所的擺設,和我上次觀落陰的地點並沒有太多的不同,只不過它是位於一樓的店面,但裡面也是有神壇,壇前擺了十來張塑膠椅子,兩旁靠牆的地方也有椅子,是給參觀者坐的。         儀式開始的時候,和我上一次觀落陰時並沒有什麼很大的不同,也是讓想要參加的人坐在中間的椅子上,眼睛矇上紅布,夾上符紙,再矇上一層紅布。等這些都就緒的時候,引導儀式的人就開始搖著鈴,開始唸著咒語。         而我當然是第一批就志願開始觀落陰了。和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我覺得我已經有了催眠的若干經驗,可以更明確地辨識出整個儀式裡有什麼部份和催眠有關。         在一旁的法師搖鈴和唸經聲中,矇著眼的視覺裡是一片漆黑(因為裹上兩層紅布),但是旁邊的引導者會不住地問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光,有沒有什麼不同的視覺、嗅覺出現。         在催眠裡,這是很正常的深化和引導,但我也沒有抗拒任何的暗示,只是什麼都不做地,等待會有什麼樣的情形出現。         在這一段過程中,我很快就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些東西,像是位於天空的,一位穿著破爛衣服的,發著光的神明。或是一條路,路旁有人在做生意。或者是一棟房子,可以去看看有沒有自己的名牌在上面……         這一切,我覺得都還好,因為身邊的人不停地和你互動,問你看到了什麼,還帶著你去不同的方向。         也就是說,在這個階段裡,我仍然覺得還是催眠,還是暗示,沒有什麼出奇之處。旁邊引導的法師(不曉得這稱謂正不正確)也一直在和我交談、問我看到什麼,問我想看什麼,但是我有點刻意不順著他的語意走,故意不說太多話,過了幾次,他也就不再理會我,而是去和旁邊幾位一直有問題的試驗者處理他們的問題了。         而我在矇著眼的黑暗中,試著用自己的自我暗示引導,看會不會想到什麼場景就出現什麼場景(這在一般的催眠中是很容易做到的),但我逐漸發現,在觀落陰的空間裡,它似乎不太照我自己的意思走,而是比較照引導師原來的暗示來走。         比方說,我試著把場景引導到北海道的溫泉什麼的,但潛意識裡的場景卻仍然只是原來的路,原來的市集。         然後,我在潛意識中經過了一條熱鬧的街,街旁的人擺了很多攤子,賣的都是比較古代的商品,像是刺繡、香包什麼,不像現代的市集擺的都是3c產品,或是二手手機什麼的,這些較現代的商品都看不到。         ... 閱讀更多 »

Scroll To Top